未央询

第四章 初遇

烟雾缭绕,白毅指尖的星火在酒吧炫目的灯光下忽明忽暗,空气中充斥着震耳欲聋的音乐。

一双长腿迈步进来,清瘦,墨黑衬衫下却是别着素白的腰带,好看的桃花眼风华绝代,一笑,恍若狐狸。

他在白毅身边坐下,要了杯加冰的威士忌在喝。白毅没有理他,自顾自的,继续吞云吐雾,仰月唇透出凉薄的味道。

息衍放下酒杯,轻笑:“其实我当你会孤独终老的。没想到,你比我厉害的多。为什么是她?娇滴滴的小姑娘,好像碰一下都会娇气地哭。”

为什么?白毅吐出一口烟雾,沉默了一阵。

“可能是因为刚刚好。”他缓缓到,“碰见了,恰好,每一步都对。”

白毅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白瞬的时候,是在一次漫展。她穿着汉服,在台上弹古筝。那首曲子他以前听过,歌词唱的是一个男子对少女的爱恋。

他就在台下静静地看着她,为卿采莲兮涉水,呵,多美的意境,多美的人。他欣赏她的美,可当时也只是欣赏而已。却不想,他们还有接下来的缘分。

第二次是接待转校生的时候。那时候,他打算退出天驱学生会,这是帮老师做的最后一件事。

少女拖着厚重的行李箱,一步步吃力地往台阶上走,他伸手过去一拎,看到少女眼中的惊讶转换成迷恋。

他对自己这副皮相尚算了解,这种目光见怪不怪了。只是褪去浓重的妆容,她的睫毛卷翘有如蝶翼,在嫩白的肌肤上投下一片细密的阴影,看的他喉咙发痒。

清纯娇艳,美而不自知,无香的海棠。

“刚刚好,唉,真好。”息衍叹了口气,从裤袋里掏出打火机,吐出烟雾,他的烟瘾犯了。

白毅从回忆中收敛心神,望向挚友:“她心有所属,你何必犯傻?喜欢你的小姑娘,可从小到大都没少过。”

息衍轻笑,笑意直达眼底,却又透出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哀伤:“因为她刚刚好,碰见了,每一步都对。她跟我说’一生只开一度,一生只爱一人’ 其实我也是一样,这颗心已再装不下别人了。”

白毅苦笑,被人用自己说过的话反驳,这滋味可不太好受:“你总比我好,没有被套上将神骏变为驼马的挽具。”

息衍正色道:“你的挽具是什么?”

白毅摇摇头,不想回他。转而又避重就轻道:“我要去楚卫任职了。”

息衍吸了口烟,狐狸眼里露出餍足的神色:“小公主呢?”

“她也回去。”白毅缓缓道,“商业联姻。”

息衍笑道:“不错的结果,好聚好散。那现在又借酒浇愁个什么劲呢!这不是早就该计划好的了吗?”

白毅的眼睛流露出一瞬痛苦的神色:“可我没算到,她怀孕了。”

咳咳,息衍被这句话震惊到连烟雾都忘了吐,呛得咳嗽连连。

现在连他也说不出什么话了。

月色隐在夜幕里,白瞬却还在怔怔抬头看着。

行李早早打包好放在一旁,少女却睡不着,还在想着和心上人的初遇。

她转校过来,是为了让天启总部的人放心楚卫。

当那个男生把她的行李拎走的时候,白瞬望着他的白T恤愣神了。

白T恤下是凸起的脊柱骨,那些个小骨头散发着致命的诱惑,让她连心跳都漏了一拍。

“白瞬,你栽了。”她当时心里这样想,欲望破土而出,一瞬占据心房。

后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白瞬的手指头常常顺着毛衣的下摆攀爬上了他的背后,手指从那凹进去的弧度里慢慢的摩挲到凸起的骨头,她一点一点地摸着,摸的是神清气爽。可下一秒,男人的眼神就阴暗了下来,将她反扑在床上,抵死缠绵……








第三章 叶思慧

“瞬儿!”

白瞬吓了一跳,待看清来人后旋即嗔怪道:“慧慧,你吓死我了。”

叶思慧在她身边坐下,一身职业装干练非常,脸上却圆润可爱,娃娃模样:“你的魂儿都快飞到九天云外了,还怪我吓你。”

白瞬看着自己的好友,心情分外复杂,她试探性地问:“慧慧。”

“嗯?”叶思慧挑眉,“怎么?楚卫集团的小公主也遇到难题了?”

“额,不是。”白瞬不知道怎么开口,思绪转了个弯问,“慧慧,你有没有后悔过生下你家包子?”

包子是叶思慧儿子的小名,嗯,没错,别看叶思慧才二十出头的模样,却已经是有一个五岁孩子的单亲妈妈了。

“当然没有!”叶思慧扬起漂亮的笑脸,“生下他是我这一生最好的决定!”

白瞬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心思沉了沉。

“不过,你怎么突然问起孩子的事了?”叶思慧狐疑,紧盯着白瞬漂亮的眼睛,“难不成. .....你怀孕了?!”

语气不只是疑问,还藏着肯定。

白瞬被戳破心事,瞬间丧气:“你怎么跟姓路的那家伙一样狐狸,什么事都瞒不过。”

叶思慧:“姓陆的?哪个路?孩子不姓白?你家这情况怎么着也得招个上门女婿才对啊。”

白瞬摆摆手:“诶呀,你别管了,反正这事跟姓不姓路没关系。是我,我要回楚卫了。”

叶思慧哦了一声,淡淡道:“回去结婚啊,也好。”

白瞬瞧瞧打量她,怯生生的:“慧慧,你是不是在怪我没告诉你孩子爸爸是谁?”

“哼!”叶思慧没好气道,“你丫就是被人家给吃得透透的了!他跟你说不想公开,你就连我这个铁闺蜜也瞒着,如今又要学业没完成就回去结婚,赶紧滚滚滚!不百年好合,白头到老给我看,不许回来见我!”

白瞬听到她的话,难过的低下头,泪盈于睫。

叶思慧察觉到了不对劲:“瞬儿,你,你怎么了?”

“慧慧!”白瞬扑进她怀里,哭了出来,“他不要我了,也不要宝宝了。”

“什么!”叶思慧震惊不已,心情一下子跌倒了谷底。她亲眼见证过白瞬恋爱后的幸福,虽然没见过那个男人,但白瞬看上的人也肯定不会差。却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好朋友,也重复了她当年的路。

叶思慧艰难开口:“那你回楚卫结婚是?”

白瞬声音闷闷的:“嫁给爸爸安排的对象。”

叶思慧愕然,她怎么都没想到事情是这么个走向:“那你来找我,是为了?”

白瞬看着她的眼睛:“爸爸的身体快不行了,我要继承楚卫集团,你来帮我!”

叶思慧想起之前在校门口看到的背影,仔细斟酌了一下:“如果,你真的决定好了,那我可就带着我家包子一块抱你大腿了。”

“嗯!”白瞬开心地抱住她,“慧慧!我就知道你不会不要我的!”

叶思慧心下叹气:如果不是担心那天校门口看到的背影是冤家,我可能也是不会放弃现在的高薪陪你创业的吧...... 


第二章 那你是吗

白瞬在等车,却半天也打不到一辆。

现在是高峰期,人特别多,她站在学校门口,茫然无错。白皙的小脸上透出一种病态的烟粉色,她一向娇弱,皮肤一掐一个红印,如今在阳光下暴晒,不仅额头上布满细密的薄汗,神情也是恹恹的。

忽然一片阴影罩过来,盖住了灼热的太阳。白瞬抬头,一双熟悉的桃花眼分外张扬:“哟吼~这是在等我吗?”

“路仲恺。”白瞬开口,没好气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欠揍。”

“呵!”路仲恺桃花眼一挑,轻笑,“你都这样了,还牙尖嘴利呢!除了我,还有谁能救你爸的公司?”

白瞬晃了晃头,抿紧干涩的唇瓣——看来真是晒昏头了,都这种时候了怎么还想起那个负心汉来了。

路仲恺眼中笑意忽然消失,他伸手,修长的指节并拢,背贴到少女的额头上,“你中暑了。”

白瞬没能躲开接触,嫌恶地退后了半步:“不关你事。”

路仲恺眉眼微寒,眸子带了点戾气:“好样的,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把伞直接塞到了白瞬手里,不等少女拒绝,路仲恺转身就走。

白瞬感受到身后灼人的目光,脊背忽然一凉。转过身,刚还在想着的负心汉,此刻就站在了眼前。

白毅沉沉开口:“离路仲恺远点,他不是什么好人。”

白瞬眼睛里闪过嘲弄的神色:“那你是吗?”

白毅呼吸一窒。

白瞬看了看掌心的伞柄,自嘲一笑:“最起码,姓路的对我也不算太坏。而你,不曾有半分怜惜。”

白瞬讨厌他这副孤寒淡漠却又迷死人不偿命的样子,转身就想走,却被拽住手腕:“我可以解释。”

白瞬叹了口气:“那天我等了你一天,你没有来,我就已经知道结果了,你不需要解释。”

白毅的心忽然狠狠疼了一下:“我去见了白补之。”

白瞬一愣:“你去见了我爸爸,为什么不告诉我?”

白毅叹了口气:“是白董先找到我的,在和你约见的前一天。我见他,是在医院。”

白瞬就这么看着他,泪珠忽然怔怔落下:“原、原来他的身体. ..那么早以前就. ..”

白毅点点头:“他为我们选好了路,而我同意了。”

白瞬不解。

白毅继续道:“我会接管楚卫公司,以保护大胤的总部天启。入股条件是不能做公司继承人的丈夫,以取得董事会的信任。而你,会嫁给安平君,一个绝不会威胁到集团利益的纨绔。”

白瞬恼怒:“救公司不是只有这一条路的!凭什么要我赔上婚姻!爸爸的病会好的!我也不用嫁给不爱的人!”

白毅淡淡道:“我来,是接你去办退学手续的。一会送你回楚卫见白董。”

白瞬抓着他的肩膀,神情满是不可置信的悲愤:“你放弃我了?你退出天驱集团的时候跟我说,想要去大胤做一番事业。大胤底下的子公司都蠢蠢欲动,只有楚卫因为亲缘关系还忠心耿耿守护着天启总部。而你想在楚卫任职,我也愿意将你推荐给爸爸。可如今,你告诉我,你要为了自己在楚卫的事业,为了可以和路仲恺分庭抗礼而放弃我,甚至眼睁睁看着我嫁给别人!白毅,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白毅叹了口气:“对不起。你说得对,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白瞬疯狂捶打着他的胸口,哭着说:“不要!我不去!我才不要让自己的人生被你们毁掉!”

白毅抱住她,沉静道:“这可能是你见他最后一面了,别伤了一个父亲的心。”

白瞬在他怀里怔住,泪水缓缓濡湿了他的衣料:“白毅,我怀了你的孩子。”

白毅彻底愣住了。

白瞬道:“你让我不要让父亲伤心,可你也要做父亲了,你能不能为你的孩子做点什么?”

白毅缓缓放开了她,牵着她的手:“先去医院。”

白瞬苦笑:“我就知道,你是这世上最狠心绝情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