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央询

第四章 初遇

烟雾缭绕,白毅指尖的星火在酒吧炫目的灯光下忽明忽暗,空气中充斥着震耳欲聋的音乐。

一双长腿迈步进来,清瘦,墨黑衬衫下却是别着素白的腰带,好看的桃花眼风华绝代,一笑,恍若狐狸。

他在白毅身边坐下,要了杯加冰的威士忌在喝。白毅没有理他,自顾自的,继续吞云吐雾,仰月唇透出凉薄的味道。

息衍放下酒杯,轻笑:“其实我当你会孤独终老的。没想到,你比我厉害的多。为什么是她?娇滴滴的小姑娘,好像碰一下都会娇气地哭。”

为什么?白毅吐出一口烟雾,沉默了一阵。

“可能是因为刚刚好。”他缓缓到,“碰见了,恰好,每一步都对。”

白毅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白瞬的时候,是在一次漫展。她穿着汉服,在台上弹古筝。那首曲子他以前听过,歌词唱的是一个男子对少女的爱恋。

他就在台下静静地看着她,为卿采莲兮涉水,呵,多美的意境,多美的人。他欣赏她的美,可当时也只是欣赏而已。却不想,他们还有接下来的缘分。

第二次是接待转校生的时候。那时候,他打算退出天驱学生会,这是帮老师做的最后一件事。

少女拖着厚重的行李箱,一步步吃力地往台阶上走,他伸手过去一拎,看到少女眼中的惊讶转换成迷恋。

他对自己这副皮相尚算了解,这种目光见怪不怪了。只是褪去浓重的妆容,她的睫毛卷翘有如蝶翼,在嫩白的肌肤上投下一片细密的阴影,看的他喉咙发痒。

清纯娇艳,美而不自知,无香的海棠。

“刚刚好,唉,真好。”息衍叹了口气,从裤袋里掏出打火机,吐出烟雾,他的烟瘾犯了。

白毅从回忆中收敛心神,望向挚友:“她心有所属,你何必犯傻?喜欢你的小姑娘,可从小到大都没少过。”

息衍轻笑,笑意直达眼底,却又透出一股浓郁得化不开的哀伤:“因为她刚刚好,碰见了,每一步都对。她跟我说’一生只开一度,一生只爱一人’ 其实我也是一样,这颗心已再装不下别人了。”

白毅苦笑,被人用自己说过的话反驳,这滋味可不太好受:“你总比我好,没有被套上将神骏变为驼马的挽具。”

息衍正色道:“你的挽具是什么?”

白毅摇摇头,不想回他。转而又避重就轻道:“我要去楚卫任职了。”

息衍吸了口烟,狐狸眼里露出餍足的神色:“小公主呢?”

“她也回去。”白毅缓缓道,“商业联姻。”

息衍笑道:“不错的结果,好聚好散。那现在又借酒浇愁个什么劲呢!这不是早就该计划好的了吗?”

白毅的眼睛流露出一瞬痛苦的神色:“可我没算到,她怀孕了。”

咳咳,息衍被这句话震惊到连烟雾都忘了吐,呛得咳嗽连连。

现在连他也说不出什么话了。

月色隐在夜幕里,白瞬却还在怔怔抬头看着。

行李早早打包好放在一旁,少女却睡不着,还在想着和心上人的初遇。

她转校过来,是为了让天启总部的人放心楚卫。

当那个男生把她的行李拎走的时候,白瞬望着他的白T恤愣神了。

白T恤下是凸起的脊柱骨,那些个小骨头散发着致命的诱惑,让她连心跳都漏了一拍。

“白瞬,你栽了。”她当时心里这样想,欲望破土而出,一瞬占据心房。

后来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白瞬的手指头常常顺着毛衣的下摆攀爬上了他的背后,手指从那凹进去的弧度里慢慢的摩挲到凸起的骨头,她一点一点地摸着,摸的是神清气爽。可下一秒,男人的眼神就阴暗了下来,将她反扑在床上,抵死缠绵……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