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央询

第二章 那你是吗

白瞬在等车,却半天也打不到一辆。

现在是高峰期,人特别多,她站在学校门口,茫然无错。白皙的小脸上透出一种病态的烟粉色,她一向娇弱,皮肤一掐一个红印,如今在阳光下暴晒,不仅额头上布满细密的薄汗,神情也是恹恹的。

忽然一片阴影罩过来,盖住了灼热的太阳。白瞬抬头,一双熟悉的桃花眼分外张扬:“哟吼~这是在等我吗?”

“路仲恺。”白瞬开口,没好气道,“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欠揍。”

“呵!”路仲恺桃花眼一挑,轻笑,“你都这样了,还牙尖嘴利呢!除了我,还有谁能救你爸的公司?”

白瞬晃了晃头,抿紧干涩的唇瓣——看来真是晒昏头了,都这种时候了怎么还想起那个负心汉来了。

路仲恺眼中笑意忽然消失,他伸手,修长的指节并拢,背贴到少女的额头上,“你中暑了。”

白瞬没能躲开接触,嫌恶地退后了半步:“不关你事。”

路仲恺眉眼微寒,眸子带了点戾气:“好样的,看你能撑到什么时候!”

把伞直接塞到了白瞬手里,不等少女拒绝,路仲恺转身就走。

白瞬感受到身后灼人的目光,脊背忽然一凉。转过身,刚还在想着的负心汉,此刻就站在了眼前。

白毅沉沉开口:“离路仲恺远点,他不是什么好人。”

白瞬眼睛里闪过嘲弄的神色:“那你是吗?”

白毅呼吸一窒。

白瞬看了看掌心的伞柄,自嘲一笑:“最起码,姓路的对我也不算太坏。而你,不曾有半分怜惜。”

白瞬讨厌他这副孤寒淡漠却又迷死人不偿命的样子,转身就想走,却被拽住手腕:“我可以解释。”

白瞬叹了口气:“那天我等了你一天,你没有来,我就已经知道结果了,你不需要解释。”

白毅的心忽然狠狠疼了一下:“我去见了白补之。”

白瞬一愣:“你去见了我爸爸,为什么不告诉我?”

白毅叹了口气:“是白董先找到我的,在和你约见的前一天。我见他,是在医院。”

白瞬就这么看着他,泪珠忽然怔怔落下:“原、原来他的身体. ..那么早以前就. ..”

白毅点点头:“他为我们选好了路,而我同意了。”

白瞬不解。

白毅继续道:“我会接管楚卫公司,以保护大胤的总部天启。入股条件是不能做公司继承人的丈夫,以取得董事会的信任。而你,会嫁给安平君,一个绝不会威胁到集团利益的纨绔。”

白瞬恼怒:“救公司不是只有这一条路的!凭什么要我赔上婚姻!爸爸的病会好的!我也不用嫁给不爱的人!”

白毅淡淡道:“我来,是接你去办退学手续的。一会送你回楚卫见白董。”

白瞬抓着他的肩膀,神情满是不可置信的悲愤:“你放弃我了?你退出天驱集团的时候跟我说,想要去大胤做一番事业。大胤底下的子公司都蠢蠢欲动,只有楚卫因为亲缘关系还忠心耿耿守护着天启总部。而你想在楚卫任职,我也愿意将你推荐给爸爸。可如今,你告诉我,你要为了自己在楚卫的事业,为了可以和路仲恺分庭抗礼而放弃我,甚至眼睁睁看着我嫁给别人!白毅,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白毅叹了口气:“对不起。你说得对,我也不是什么好人。”

白瞬疯狂捶打着他的胸口,哭着说:“不要!我不去!我才不要让自己的人生被你们毁掉!”

白毅抱住她,沉静道:“这可能是你见他最后一面了,别伤了一个父亲的心。”

白瞬在他怀里怔住,泪水缓缓濡湿了他的衣料:“白毅,我怀了你的孩子。”

白毅彻底愣住了。

白瞬道:“你让我不要让父亲伤心,可你也要做父亲了,你能不能为你的孩子做点什么?”

白毅缓缓放开了她,牵着她的手:“先去医院。”

白瞬苦笑:“我就知道,你是这世上最狠心绝情的人。”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