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央询

二十章 单于争位家事烦

神爵年间,汉朝正处于努力让西域小国心甘情愿臣服的阶段。匈奴又是百年宿敌,于是无数西域国王朝秦暮楚,屡见不鲜。本来匈奴阏氏通奸、引发内乱对大汉来说是件好事,偏偏这时候乌孙又不怎么让人省心。

  神爵元年,乌孙昆弥王翁归靡通过长罗侯常惠上书汉廷说,想要迎娶汉朝公主和亲,并且主动与匈奴断绝关系。宣帝本来挺高兴的,封刘解忧的妹妹刘相夫为公主,还赐给她丰厚的嫁妆。

  结果神爵二年的时候,相夫公主刚出塞,还没到敦煌呢,翁归靡。。。死了[汗]按理来说,公主这个时候应该要嫁给解忧公主的儿子元贵靡(是的,你没看错,解忧公主的妹妹按照礼法,在姐夫死后应该嫁给她的外甥)

  没成想,翁归靡虽说是个亲汉派,可那帮乌孙贵族不是。他们放弃了解忧公主所生的太子元贵靡,立血统更纯正的岑娶之子泥靡为昆弥王,号称“狂王”。你这么玩,大汉当然不干了,常惠直接赶到乌孙,二话不说把他们骂了一遍。相夫公主也不用去敦煌了,刚出塞而已,咱直接打包回长安。

  对于这种送嫁到一半直接悔婚落跑的行为,我们的大汉不仅认为自己没错,还狠狠责备了他们一把,把小公主接回来。哼,谁让你不听我话立汉朝选定的太子,我就喜欢干涉你内政,不听我话就欺负你咋滴~我大天朝就是如此傲娇╭(╯^╰)╮

  经此变故,刘询思考的问题更多:乌孙骑墙动摇,难以约束结交。这仅仅是乌孙一家吗?和亲公主为西汉外交牺牲了百年青春,可结果却是“遣妾一身安社稷,不知何处用将军?”与其没完没了的打,没完没了的和亲,是时候制定完备的机构和制度,好好整顿一下西域那帮上蹿下跳的猴崽子了!

  于是,“西域都护府”这个统一监视和管理西域各属国的机构,应运而生!而在大汉建立彪炳千秋之功业的时候,匈奴却乱成了一锅腊八粥。

  日逐王归降汉帝国,是西域历史上的一件大事,不仅使匈奴与汉帝国在西域的角逐发生了根本性变化,而且深刻地改变了西域的政治走向和版图格局。

  这件事就像触动了多米诺骨牌,归降汉天子的匈奴贵族越来越多不说,还爆发了各种起义想要推翻握衍朐鞮。

  本来吧,匈奴打败大月氏之后,西域那旮沓是归他们管的。可是经过咱汉武大帝、孝昭皇帝(掌权人霍光)、宣帝刘询三代人的不懈努力,终于在西域都护府设立之后,匈奴正式取消了他们管辖西域诸国的僮仆都尉一职,标志着大汉把新疆真正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汉帝国强大,匈奴人却为了王位自相残杀,开启了一场回合制游戏大乱斗。

  第一回合:握衍朐鞮单于败逃。

  神爵二年,日逐王归汉之后,握衍朐鞮很生气。这个暴君把日逐王的两个弟弟杀了,然后让自己的堂兄继位日逐王。由于他任人唯亲,导致很多人叛逃。

  神爵三年,匈奴奥部落的王死了,握衍朐鞮又不顾众人反对,强行立自己的小儿子做奥王,结果人家不买账,另行册立了自己的新王,全族东移。

  这让众叛亲离的握衍朐鞮很不高兴啊,兴兵追杀。结果人家甘愿降汉在边境做汉朝属国,郑吉二话没说,趁着自己新任西域都护府的锐气,把握衍朐鞮杀了个片甲不留,灰溜溜滚了回去。

  第二回合:呼韩邪单于自立。

  神爵四年,握衍朐鞮的太子和右贤王争权夺位,诬陷匈奴东部的几个大贵族阴谋造反。而这个时候,乌桓国也趁火打劫,从东边进攻匈奴,于是东部的这些小王们在姑夕王的带领下,成立了抗敌联盟。

  大家觉得,咱们跟乌桓打得这么费劲,是因为人家是汉朝属国,有人撑腰。反正现在他们争王位争得也不管咱们死活,不如去杀了昏君,投降汉朝算了。

  至新成立的国家也叫匈奴(东匈奴),统治者是大家共同推举的贵族稽侯珊,史称呼韩邪单于。初中历史学得好的肯定知道这货,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王昭君的老公。

  呼韩邪是正式代表匈奴向汉朝称臣的第一位单于,从匈奴角度来说他是个叛徒,但在咱们大汉的立场,呼韩邪绝对是个帮助刘询一统御宇的小天使。

  第三回合:东西分裂。

  呼韩邪单于即位后,立刻向郑吉递交了国书,希望汉朝承认他的合法地位。腹黑如刘询并不想兴兵帮他,只说让他自己打,现在你们那出现俩单于,我哪知道应该跟谁怀柔修好?[摊手]自己玩去吧~(太损了[允悲])

  呼韩邪也没办法,他敢自立就要做好挨枪子的准备。而且,他是个挺有作为的君主,智商在线。竟然为了进攻握衍朐鞮单于,主动去找原本对他打家劫舍的乌桓联盟。乌桓也不傻,趁火打劫怎么比得上西匈奴这块肥肉,于是一拍即合。(这么来看,这个人极富大局观,难怪能为汉匈发展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呼韩邪很快就一统了匈奴,握衍朐鞮自杀,右贤王被俘。偏偏好景不长,叛徒右贤王发动政变,立握衍朐鞮的弟弟屠耆单于做傀儡,自己掌管了西匈奴的实际权力。而呼韩邪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滚回东匈奴。如今,匈奴广阔的三千里大地再次陷入了东西分裂割据的局面。

  第四回合:五单于争夺战。(高潮来啦!)

  匈奴历史上第一次大内乱正式拉开序幕,一时之间群雄割据,诸侯并起。(啊嘞,怎么有种窜戏到三国片场的感觉😂)

  这五个单于是怎么起来争权夺势,五国并立的我就不赘述了,毕竟咱是宣帝视角的小说,不是汉史翻译[允悲]

  介绍一下场上队员吧:五凤元年,匈奴内乱,东有姑夕王及左地(匈奴东部地区)贵人拥立的呼韩邪单于;西有右贤王及左大且渠都隆奇拥立的屠耆单于。七月,屠耆单于派驻东部边境防御呼韩邪单于的右奥鞬王及乌藉都尉又分别自立为车犁、乌藉两单于;统辖匈奴西北部地区的呼揭王亦自立为呼揭单于。

  至此,五单于并立之势正式形成。这局面还有啥好说的?开打!

  从此以后的很长时间,匈奴都在杀了个天昏地暗,提前体会了一把中原两百年后的三国乱世。(他们貌似应该叫五国时代[笑cry]23333)

  那段日子,不是今天傀儡小单于的四万大军去打西北那俩叛徒,就是左大将去防范王昭君她未来老公。不是今天呼韩邪刷了西匈奴一万人头,就是明天乌藉复立被割了脑袋。[摊手]总之一个字——乱!

  因为有这些发生在西域和匈奴的破事,所以郑吉刚开始担任都护的任务绝大多数是外(tiao)交(bo)活(li)动(jian)[笑cry]。

  于是乎,刚刚担任西域都护的郑吉小同学最常干的事就是暗示西域小国,卖给这五家匈奴战争物资,让他们死的更多,杀的更热闹,然后大汉坐收渔利。[笑cry][笑cry][笑cry]

  五凤年间,匈奴大乱;五虎争霸,狼烟四起。你问这时候汉宣帝他高不高兴?本来刘询是应该高兴的,可偏偏这时候,自己家里出了点扎心的事。

  这个让刘询闹心吧啦的不是别人,正是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所生的太子——刘奭(shi,四声)。“奭”这个名字是刘询起的,取光明而盛大之意,足以见得刘询对这个长子有多看重。

  刘奭是个很乖的孩子,他博览群书,孝顺长辈,心地善良,尊师重道。明明该是个父慈子孝的剧本,可惜,雄主身后多死难,虎父很难无犬子。储君,甚至皇帝的职业要求太高,很少有人能胜任。

  还记得盖宽饶和杨恽吗?这两个人的死成为了父子离心的导火索。

  一开始,黄霸(夏侯胜的徒弟)因为政绩突出被宣帝从颍川太守提拔到中央,任命为太子太傅(补疏广的缺),赐爵关内侯。可是,刘奭不喜欢他。

  因为刘奭性格柔弱,而且爱好儒学,说白了就是迂腐。他对儒家爱之入骨,却对法家弃如敝履。偏偏宣帝刘询是一个外软内硬的明君,他喜欢重用一些精通法律的文吏,以刑名来治理国家。而黄霸就是这样一个行事严厉,执法公正的清官。

  黄霸的情商虽然没有魏相高,但为政方面却是同样的严峻刚毅。可惜的是,黄霸是一个典型的“只能扫一屋,而不能扫天下”的人。他做地方小官的时候政绩突出、深受百姓爱戴,可做京官的时候却毫无建树。

  而且还动不动溜须拍马,说什么神鸟飞临、天降祥瑞(其实那是京兆尹张敞家的禾雀飞到他家了[汗])。

  要知道,儒家可是信奉“子不语怪力乱神”的,这些事让内心柔软的跟小白兔一样的刘奭很不开心,就跑去跟父皇说自己想换一个老师。

  男神也没想那么多,让他好好学习。结果人算不如天算,黄霸的太傅没做多久,刘询就把他提拔为御史大夫。而将因为反对大司农中丞耿寿昌设立常平仓的御史大夫萧望之降职为太子太傅。曾经的宣帝有考虑过让萧望之做丞相,如今却是对这个愤青彻底失望了。

  萧望之是天下儒生士子的表率,天天用《论语》、《礼服》教导皇太子刘奭。这很对太子胃口啊,他就喜欢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这种东西。

  可惜事实证明,萧望之更加不适合教太子。萧望之的人品和学问没得挑,如果让他去培养一个经学家,这绝对没问题。可现在的问题是,他教的人是储君,是未来的皇帝。

  皇帝不能只知道用道德去教化百姓,他必须锐意进取,必须为大多数人的利益而伤害小部分的无辜。而刘奭,却显然在一个鸿儒的教导下变得更加迂腐。

  第一个矛盾点是严延年之死。

  严延年很前面的时候出来蹦哒过一次,不过很快就被所有人无视掉了。他是河南太守,一个非常典型的酷吏(酷吏当中最酷的一个(*+﹏+*))。

  这个人“酷”到什么地步呢?他传令所属各县囚犯,总集郡府而判杀头之罪,流血数里,导致人心惶惶,河南郡都称他为“屠伯”。

  在神爵四年,有人弹劾他执法严峻、苛刻、残暴还诽谤朝政,廷尉查实之后,刘询二话没说就直接把他给剁了。可是,太子不干了[汗]

  因为严延年和黄霸交恶,而太子又不喜欢黄霸。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博弈论原则,刘奭觉得判处严延年弃市,忒残暴血腥没爱心了,咱们应该温柔点。

  刘询很郁闷,自己雷厉风行、权倾天下、乾纲独断,怎么会有如此懦弱仁慈的长子呢?[伤心]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年后,也就是五凤元年的春天,刘奭成年。刘询在五帝庙为皇太子举行了加冠礼,这意味着刘奭可以协助陛下处理政务,开始参政了。

  不幸的是,这加剧了父子之间的矛盾,终至离心失和。[伤心]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