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央询

十七章 充国作武扫西羌

元康到神爵这几年发生了很多事,刘询渐渐成熟,却也因为天下安富、权倾朝野而渐渐自负。(人性的弱点,我就没见过几个功成名就之后不骄傲的人)

  前段日子粮食连年丰收,每石谷价值仅五钱。很多事情都是一把双刃剑,粮食的价格过低严重损害了农民的利益。

  当时的宣帝还只是抑制盐价、减免口钱,而到了五凤年间,大司农中丞耿寿昌(对他不熟没关系,你一定知道他修订的那本著作——《九章算术》!)站了出来。他在重新实施前御史大夫桑弘扬创建的平准法之余,还向宣帝上表了日后沿用千年的常平仓制度。

  常平仓是中国古代政府为调节粮价,储粮备荒以供应官需民食而设置的粮仓。换句话说就是政府计划经济,干预调节粮价,达到“利民”的目的。

  而且,当时漕运所消耗的人力很多,仅从关东向京师运谷400万斛,每年就需用6万人的劳力。而在三辅、弘农、河东、上党、太原等郡买粮设常平仓,再供给京师所用,一下就能减省关东多半的漕卒。 666

  经济问题忙完,刘询很快就在神爵初年迎来了他一生最大考验——西羌造反。

  事情要从义渠安国这个坑货讲起。

  当时的义渠安国是光禄大夫,受命巡视西部羌人的部落。先零的首领就跟他请求,说想要渡过湟水,在汉人弃耕的荒地上放牧。义渠安国这个坑死人不偿命的主,居然就敢回去向朝廷奏报。

  赵充国老将军一听真是气炸了,丝毫不给面子的当庭训斥,说他奉命出塞却超越使者权限,管了不该管的事情。事情果然不出所料,羌人强行渡过湟水,而当地的郡县却不能制止。

  很快,西羌动作频频。

  元康三年,先零羌部落与其他的羌人部落互相交换人质,共同盟誓,达成和解。过了一个月,羌人君长狼何派出使者向匈奴借兵,妄图进攻鄯善、敦煌,阻断汉朝通往西域的道路。

  这个时候,赵充国急了。早在羌人达成同盟的时候,老将军就预感到了他们会和匈奴勾结。如今这个局面叛乱一触即发,要赶紧派使者去巡视边郡,加强战备。警告西羌,瓦解他们的同盟,揭露其阴谋。

  想法很好、很正确,实施的人却掉了链子。如果派的是常惠、冯奉世这种外交天才的话,他会按照孝宣皇帝所制定的基本国策进行怀柔,也许事情会出现转机。

  可惜,丞相府和御史大夫府上报的人选是义渠安国。这孩子是魏相举荐的,年轻冲动又热血,还极度渴望建功立业。这导致丞相和御史大夫心软了,想给他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结果,义渠安国不仅没能达成使命,还坑了整个大汉朝廷。

  义渠安国到了西羌,先把先零羌君长都给抓了起来,砍头[衰]。然后,纵兵进攻先零羌部落,杀了一千多人,把陛下的大国道义和怀柔政策抛到了九霄云外。

  这导致西羌人不干了,就算是已经归降的其他羌人部落,包括归义侯杨玉等羌人君长也都是敢怒不敢言。你莫名其妙打着安抚调停的旗号来大开杀戒,我们怎么办?还能咋办,反了!

  很快,羌人又开始劫掠小部落,背叛朝廷,进攻边塞和城邑,杀害汉朝边境官吏。义渠安国一看他们不服管,冲动热血又脑残的劲就上来了。留守三千骑兵驻扎就敢跟人家本地的羌族正面刚[汗]。结果在浩亹县被伏击,丢失了很多战车和重武器,输得老惨了。

  没办法,义渠安是丢盔弃甲灰溜溜的回了长安报战况。朝廷连追究他的空闲都没有就得去平定叛乱准备打仗,也是心累。

  遇到打外族这种事,赵充国就跟廉颇、李广一样,那是打了鸡血蹦着高的想去。可是宣帝虽然清楚他德高望重,作战经验丰富却也担心他年纪大了,年近八十的老人家上战场会出事,于是派邴吉去请教他:“谁可以率军出征?”赵老将军毫不客气:“没有比老臣更合适的!”

  宣帝又问:“那应该派出多少军队去平羌虏呢?”赵充国回答:“百闻不如一见。出兵多少,还是要去前线亲自观察。请陛下相信老臣,不用担忧。”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宣帝也笑了:“好吧。”(百闻不如一见这个成语出自《汉书·赵广汉传》)

  神爵元年,赵充国远征西羌,七十六岁高领挂帅拜先锋,立不世之功,创千古绩业。

  如果说在汉宣帝一统天下这个主线游戏上最艰难的副本是什么,扫西羌毫无疑问位列榜首。而游戏难度加持的原因却不是羌族难缠或将军畏敌,而是刘询自己求胜心切急于求成,让一场稳赢的胜仗拖成了赵老将军人生的落幕战。这也成为他一生最严重的错误之一,我最心疼赵充国的一段。哎,韩增啊,你为什么没跟着去西域帮老将军避祸啊!呜呜~

  赵老将军抵达金城之后,很快就在半夜里分批渡过了黄河。他很清楚羌人不懂得用兵,没能守住四望峡谷才会让汉军这么轻易就渡河。所以,赵老将军应对时非常沉着冷静,士卒斗志昂扬。反观羌人,则因为多次挑衅不果,汉营坚守不出而相互埋怨,惧怕赵充国老将军的威名。

  在这之前,报告西部都尉先零羌部落造反的人是雕库。而雕库部落中有很多人滞留在先零,所以西域都尉将雕库扣为人质。赵充国趁此机会放了雕库,让他回去告诉其他羌族首领:“大军这次只惩办有罪之人,羌人只要能与反叛者划清界限,就不会遭到镇压。汉天子说了,犯法者只要斩杀首恶,就可以将功赎罪。”

  赵老将军是打算利用政策分化,恩威并施,招降为主来瓦解敌军,等到时机成熟再组织力量将西羌叛族一举击溃。这是最正确、有效的思路和途径,可惜汉宣帝不这么想。

  刘询太心急了!他太渴望建功立业甚至超过高祖、孝武。赵充国的安抚计划耗时久、成效慢,而希图建立赫赫武功的陛下根本等不了。

  当时宣帝已经征调三辅、太常掌握的由刑徒组成的汉军(不会是昭帝元凤元年,平武氐的那波吧⊙﹏⊙b[汗]希望是我想多了)三河郡等地的步兵,金城郡等地的骑兵,还有羌人组成的骑兵和武威郡等地的驻守汉军,共计六万人。这个时候满脑子速战速决的陛下只需要一点火星,这堆炸药就彻底着了。

  很快,导火索就递了过来。酒泉郡太守辛武贤奏报:汉军驻扎备战,北防空虚,难以持久。我们应该带三十日粮草,在七月上旬分路出击,将其打散。截获他们的妻儿、牲畜再撤军,这样反复扫荡,一定可以使羌寇崩溃!

  饼画的是很好,不过全是废话。诏令传到西羌,发给群臣讨论,没等贼寇崩溃,赵充国和长史董通年先崩溃了。

  想象一下,一万汉军骑兵,按辛武贤的想法,分兵两路迂回千里。一匹马驼的三十日粮草包括两斛八斗米、八斛麦、衣服、装备和兵器。这么多东西别说扫清西羌了,人家都有足够的时间撤退到深山老林,再诱敌军深入包抄你的后路、把守险关,然后阻断汉军粮草把咱们全歼了!

  我的陛下啊,好好怀柔他们,再分化瓦解、重点打击这样的万全之策不好吗?不好!陛下现在要速战速决,要建立千古未有之霸业,你们的忠言只要逆耳就不好![黑线]

  刘询连自己早前一直强调的“怀柔”都忘了,拒纳忠言这条路一直走到黑。朝中的公卿大臣真正懂打仗的能有几个,还不都是只会内政的文官居多。他们都觉得讨好如今乾纲独断的陛下就好了,如果是稳赢的事那就速战速决。赵老将军你都快八十的人了,还在前线留着老骨头过冬干啥。

  于是,朝臣都觉得先零羌的战斗力顽强,再加上罕羌、开羌部落协助,不首先打败罕羌和开羌,最终难以解决先零的叛军。

  刘询这个时候的耐性基本上被磨没了,他直接就派来个空降兵去膈应赵充国——宣帝任命辛武贤为破羌将军。而原本随军出征的皇亲国戚许延寿被封为强弩将军。(啧啧,瞧这俩名号就知道刘询的求胜欲有多强)

  给辛武贤践行的时候,刘询赐予玺书来褒奖他的破敌策略。最过分的是,他甚至专门下了敕书去批评赵充国。

  这份敕书言辞有多激烈呢,我们来感受一下。节选一句:“将军考虑过吗,战争使得国家花费巨大,将军却要旷日持久、经年累月,去获取小的胜利。将军认为这样做合适吗!”(将军不念中国之费,欲以岁数而胜微,将军谁不乐此者!——《汉书·卷六十九·赵充国辛庆忌传第三十九》)

  可惜,赵充国是个心思单纯、只想报效国家不懂人情世故的可爱老将军。他明知道皇帝生气了,却还在坚持: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果然,辛武贤一过去,就跟许延寿一起秉承着宣帝陛下的殷切期盼,急于冒进。可我们的赵老将军是谁啊,战神!

  武帝朝的时候,汉军被匈奴围困,断粮数日。赵充国铁骨铮铮,愣是带着一百多精锐奋勇突击、杀出重围。到了长安把铠甲一脱,身上二十多处创伤都一声没吭。

  这样一个铁血汉子在士卒心里啥地位,皇帝的空降兵又算个毛。所以,虽然辛武贤他们蹦着高的想去和西羌正面刚,赵老将军和他的兵都岿然不动,做好了在西域过冬的准备。

  在赵充国的观念里,只要做得对就应该坚持,为的是国家最高利益,而不是讨好皇帝。哎,老将军啊,有些时候实话不能实说,做得对也不能盲目坚持,不仅得罪了所有人还不能使事情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辛武贤和许延寿把情况一上报,宣帝气坏了。这时候邴吉就来劝了,说咱们文官都不懂打仗,老将军经验丰富就听他一次吧。陛下你换了赵将军,还能派谁去扫西羌呢?宣帝不管怎么说,邴吉大恩人的面子得给。于是,六月二十八日上奏,七月六日即得到宣帝的诏书,同意按照赵充国的部署用兵。

  赵充国引兵到了先零,羌虏长时间驻守已经松懈麻痹了。汉军突袭,先零羌丢弃辎重慌忙去渡湟水,可是赵充国却命令放慢追赶速度——穷寇莫追!(赵老将军一定是孙子兵法的忠实拥趸)

  果然,先零羌抢渡湟水先溺死了数百,又投降和被杀了五百多人,汉军缴获大量物资:牛羊马十万余头,车辆四千。等到了罕羌,因为赵老将军下令不得焚烧民宅,让罕羌族很高兴,相信汉军不会对他们赶尽杀绝。

  底下的将军都在争辩,说不能放虎归山。赵老将军却一句话得罪了所有人:“诸君只知道维护法统,为自己建功立业考虑,不是在为国家长远利益着想啊。”(这也太得罪人了,将士们想要建功立业,怎么就是不爱国了?)

  幸好,话说完不久,皇帝的诏书就到了,让靡忘(罕羌首领)部落立功赎罪。此一战对罕羌而言,可谓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到了秋天,赵老将军病了。赵充国在外头的时间一长,宣帝就又开始犯错了[汗]他是真的着急。

  刘询心想着之前的仗不都打赢了吗?咱速战速决把那一堆羌族收拾好了就回来吧。你一个古稀老人,犯得上把命赔在那片荒漠吗?(男神,你醒醒啊!之前那个怀柔万邦的明君哪去了!)

  当时投降的羌人有一万多,赵充国估计剩下那些也很快就会土崩瓦解。于是打算撤兵,留下步兵屯田。结果,请求屯田的奏书还没送到,陛下命令急进的诏书就先来了。

  最要命的是,慰问完病情宣帝不仅画风一转要求十二月的时候先攻先零,还把辛武贤任命为赵充国的助手!(助手,这。。。。男神你是有多盼着他们起内讧。[允悲])

  这时候,赵充国他儿子赵卬劝父亲。咱别跟陛下唱反调了,好好养病吧。万一您跟陛下意见相左,朝廷跟上回一样再派个绣衣使者来责备,可就没那么好运气了。自身都难保,更何谈考虑国家安危?

  这是良言,老将军你养好病慢慢图谋不成吗?不成!赵充国开始了“作死”之路。他责备儿子没有一点忠心报国的意思,埋怨朝廷错用新人不说,还造成如今这样的局面。指责丞相和御史大夫推荐义渠安国造成羌族造反。怪罪大司农中丞耿寿昌没有买够谷米。说义渠安国两次出使,耗费军资达到半数,两次政策失误,导致西羌叛乱。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这就是结果。(没错,“失之毫厘,谬以千里”也是赵充国的轶事典故)

  这话已经烂到家,没救了。本来丞相和御史大夫还是帮你说话的,这一下你连他们都骂,谁还愿意帮你?魏相因为推荐了义渠安国已经够自责了,你还火上浇油。魏弱翁是什么人?揪着他不放基本就别想好了,于是,魏相公开反对屯田。(参考一下霍光和赵广汉)

  还有,虽然赵充国骂的是耿中丞,但大司农朱邑也委屈,他和耿寿昌可都是忠心耿耿的清官啊。结果这个孩子非常不坚强,神爵元年秋天就没了。宣帝给了他儿子黄金百斤,助其祭祀家庙。

  哎,所有人都闹心的要命。支持屯田的人不到一半。

  宣帝非常生气╰_╯,估计他都没怎么细看老将军的上书。不管赵充国说什么,刘询都一律回复:你说要撤军屯田。那按将军的计划,羌虏何时平定?战事何时结束?有什么好处?都给我详细汇报!

  然后一片丹心的赵老将军又拖着病体给年轻气盛的皇帝上书提供正确作战方案,整整数出了十二大好处。而得到的却是近似指责的寥寥数语:请将军考虑清楚,再奏报上来。[心疼]

  赵充国病了,可辛武贤却一心想着要建功立业、挂帅封侯呢!汉徇秦制,虽说没那么严苛的法律,但也是按首级算军功。如今陛下和老将军怄气,赵充国又一病不起,辛武贤和许延寿就想着出去大杀四方。

  未成想,他们为求杀得过瘾,却逼反了羌人。先零的主力越过大山,兵锋竟然直至张掖、酒泉。消息传来,朝野震动。这下,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刘询懵了,被打疼之后他才这么明白自己做错了。(“怀柔”是多么、多么重要~)本指望着稳赢的事,如今打的这么墨迹,就算是之前被老赵毒舌气坏了的众人,也不得不听人家会打仗人的话。

  赵充国每次上奏,宣帝都会把奏书拿到朝会上和公卿大臣一起讨论。最初赞成赵老将军的只有十分之三,后来上升到十分之五,而如今竟然达到了十分之八。刘询想跟赵充国认错,但是他好面子,想让朝臣给个台阶下。

  于是宣帝诏问那些最初否定赵充国意见的臣子,责问他们为何改变主意。魏相何等聪明,他很清楚真正改变主意的人不是这些臣子,而是陛下。就说:“臣愚蠢,不了解用兵之道。后将军多次谋划平定羌乱,他的话很有道理。臣敢说,按照后将军的谋划行事,羌乱一定可以平定。”

  这个台阶给的宣帝很舒服啊,刘询很满意,批准了赵充国撤兵屯田的请求,还告诉他要注意身体、多加保重。

  由于辛武贤和许延寿多次请求出击羌虏,又考虑到赵充国的屯垦部队较为分散,刘询担心羌人袭扰就决定两方面同时进行,要他们配合中郎将赵卬出击羌虏。(还是不死心啊~)

  许延寿迫使四千羌人投降,辛武贤斩首两千,赵卬斩首和迫使投降的羌人有两千多人。而赵充国的屯戍部队却招降了五千余人。

  事实摆在眼前,刘询终于认了:他不会打仗,只会治国,到底还是要把战场留给将军们。宣帝诏令罢兵,只留下赵充国那一万屯田部队。第二年五月,赵老将军又乘胜追击,将判羌全部抓获,杀了首恶杨玉和酋长非,率领屯田汉军凯旋。

  此一战,青史永存!赵老将军横扫西羌、朝廷在金城设置属国安置归降羌人等都为西域都护府的设立和未来新疆一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版图归入华夏奠定不朽奇功。更是被西汉著名辞赋家杨雄盛赞“在汉中兴,充国作武”!

  赵老将军威震匈奴,平定西羌,年近八十依旧挂帅出征,顶风冒寒,坚守边境,实在是我辈楷模!

  可惜,赵充国性子太正太直,一辈子只想着保家卫国打匈奴、降西域,却不谙人情世故总是不听劝告得罪他人。虽然可爱,却在日后遭遇劫难痛失爱子,让西羌之行成为他波澜壮阔的人生落幕之战,可以说是不无遗憾。

评论

热度(13)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